您現在的位置:shipbao好>新聞中心>福建頻道>三明新聞
分享

新華社福州12月30日電 題:追溯藥品“靈魂砍價”源頭:1300多批次近2萬人次學習的三明醫改做對了什麼?

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顧錢江、鄭良、陳弘毅

12月28日,國家醫保局公佈了調整後的國家醫保藥品目錄,談判成功的藥品平均降價50.64%;2021年1月將公佈新一輪“靈魂砍價”,更多藥品將實現大幅降價。

追溯藥品“靈魂砍價”的緣起,不能不提到一個地方——福建省三明市。2012年,三明市啓動醫改,率先向價格虛高的藥品和耗材“開刀”,成效顯著。

正是借鑑了三明醫改的經驗,有關部門組建“國家隊”推進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,並撬動了多個省份啓動省級或跨省聯動集採,打破了固化的利益“堅冰”。

改革措施“刀刀見血”,全部針對行業盛行的“潛規則”

“改革之前,三明醫療費用每年呈兩位數增長。2011年,全市醫療總費用為16.9億元,其中藥品耗材費用10.2億元;職工醫保統籌基金收不抵支,不改革無以為繼。”時任三明市副市長、現任三明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詹積富説。

到三明任職副市長前,詹積富在福建省藥監繫統工作十多年,對這一領域的亂象有切身體會:藥品耗材流通從全國、省、市、縣區到醫院層層加價,出廠價和省級中標價相差數倍、十幾倍,到了患者手中上漲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屢見不鮮。以某藥廠生產的阿司匹林雙嘧達莫緩釋片為例,藥廠以6元多的出廠價給全國總代公司,總代公司以10元的價格給各省份的代理分銷商,在省級招標中標價高達69.8元。

“抓醫改首先要抓‘藥改’。”詹積富説,2012年三明醫改啓動,“第一把火”就燒向流通領域虛高的藥品和醫用耗材價格,“措施‘刀刀見血’,針對的都是長期在行業盛行的‘潛規則’。”

以“兩票制”為例,三明要求藥品從藥廠賣到一級經銷商開一次發票,經銷商賣到醫院再開一次發票,極大減少了中間流通環節,層層加價現象得到有效遏制。

此外,三明從省級同一採購藥品目錄中選取129個品規,主要是輔助性、營養性藥品,實施重點監控,對每個月開這些藥排名前十的醫生公示、約談,讓其説明理由。

三明在全國率先將城鎮職工醫保、居民醫保、新農合三類醫保經辦機構整合為醫療保障基金管理中心,負責藥品限價採購與結算,增強議價能力,切斷了醫院與藥品耗材供應商之間的聯繫。

在斬斷醫療回扣“灰色收入”的同時,三明還大刀闊斧改革醫院和醫生收入分配機制,提升陽光收入水平,將醫院工資總額與藥品耗材、檢查化驗、牀位收入等脱鈎,實行院長、醫生全員目標年薪制。至2019年,三明二級以上公立醫院院長平均年薪在30萬元以上,三甲醫院院長年薪40多萬元,醫生平均年薪比改革前增加兩倍以上。

如何看待三明醫改推廣中的難題?

三明醫改啓動以來,出於不同動機,社會上一些人對這一改革有着各類説法。有人用“打麻將”質疑三明醫改的成效:“一桌麻將四方——醫院、醫生、患者、國家醫保都贏錢,那誰輸錢呢?有這樣的好事嗎?”有的藥企、經銷商公然聲稱“封殺三明”;有的則稱“醫改後,三明的好醫生待不下去都出走了,好的藥品也進不來,吃虧的還是老百姓”……

2013年以來,全國各地共有1300多批次、近2萬人次來三明學習交流醫改經驗,既包括省級調研團隊,也有地市、縣區的團隊;但據介紹,有的地方複製了部分經驗,但由於缺乏整體、系統改革推進,成效便不明顯;有的地方只是來看了看,回去就沒有了下文。

除了地方重視不夠、理解不深、缺乏統籌謀劃等原因,利益博弈尖鋭複雜是三明醫改推廣難的重要原因。

“‘打麻將’輸錢的是黑灰利益方。全國300多萬醫藥代表,代表之外還有代表,這些改革是從利益集團身上‘割肉’,一些人千方百計阻撓、破壞是必然的。”詹積富説,三明醫改大刀闊斧砍掉的正是藥品和耗材流通環節層層加價、層層“公關”的黑灰收益,這些費用佔了藥品價格的60%甚至更高。

三明市副市長張元明説:“如果借鑑三明醫改經驗,由於灰色收入減少,一些醫院特別是一二線城市三甲醫院的部分院長、醫生,他們的收入實際上降低了。”

三明市醫保局局長徐志鑾算了一筆賬:按全省各市增長中位數16%計算,2012年到2019年三明市醫療總費用應為279.17億元,而實際為201.28億元,相對節約77.89億元;同期,藥品耗材費用按全省增長中位數16%計算,應為167.72億元,實際發生72.02億元,相對節約95.70億元。

徐志鑾説,三明醫改後,老百姓“看病貴”問題得到大幅緩解;2019年,三明人均醫療費用1734元,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46%。三明也沒有出現醫務人員大量流失現象。

醫改核心問題是願不願意迎難而上

三明醫改探索引起中央高度重視。借鑑三明醫改有效做法,頂層設計不斷完善。2018年3月,國家醫保局掛牌成立,將此前分散在多個部委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、生育保險、新農合等職責整合到國家醫保局,負責國家醫保基金政策制訂、統一管理。

2018年11月,以“4+7”(4個直轄市加廣州、深圳等7個城市)集中帶量採購藥品和醫用耗材為突破口,國家醫保局多次組織藥品耗材集中帶量採購,納入集採範圍的藥品和耗材降價明顯,流通環節虛高的價格得到有效遏制。

在“國家隊”集採撬動下,多個省份也開始啓動省級或跨省聯動集採,原本固化的利益“堅冰”正在打破。

接受記者採訪的醫改負責人及專家表示,要加快推進藥品耗材集中帶量採購。從國家層面啓動的集中帶量採購看,成效明顯,降價主要是減少流通環節,並沒有影響質量安全;但當前國家組織集中招採的藥品和耗材種類還不夠多,降價的空間還很大,全國層面的集採應當加快推進。各地可借鑑三明醫改做法,採取單獨或聯合開展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等措施,發揮買方的議價能力。

專家建議,進一步完善配套改革措施,系統推進醫改。要及時把降低藥品耗材費用騰出的空間用於理順醫療服務價格,實現多方共贏;推廣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(DRG)付費,改變傳統的按項目付費方式,解決重複檢查、過度治療等問題。目前,國家醫保局已經在全國30個城市啓動DRG國家試點,並將加快推進。

詹積富説:“改革向前推進的路徑很清晰。三明醫改經驗的核心問題是要迎難而上,觸動盤根錯節的不合理既得利益格局,為百姓利益而奮鬥。”

責任編輯:趙睿

最新三明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15日福建新增境外輸入無症狀感染14例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週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户端
關注shipbao好微信